做自己的摄影书

多年来,很多摄影人需要通过种种渠道,例如购买书号等方式,与传统出版社合作,出版自己的摄影集,在印刷技术和销售渠道都是传统方式主导的旧日,这似乎是唯一的方式。如今,随着数码影像技术、网络传播等新技术的全面普及,一些青年摄影人不满足于简单的数字化呈现,开始想方设法独立制作自己的摄影书,并推动了首届独立摄影书展的举办。那么,为何要自己制作摄影书?他们是怎么干的?你要不要也来制作一本自己的摄影书?

做自己的摄影书

摄影书出版:与摄影同时诞生

历史上的第一本摄影书为英国人塔尔博特(William Henry Fox Talbot)于1844年,以其发明的卡罗法制作的《自然的笔迹》(The Pencil of Nature)。这也是最早的独立摄影出版物。因此说摄影始于独立出版也不为过。100多年来,摄影界从未停止争论摄影是否是艺术的话题,无数摄影师在纠结于版数多少,但同时也从未停止放弃摄影可无限复制的属性,印刷术的发展让摄影书的大量出版有了可能。1874年,英国摄影师卡梅隆(Julia Margaret Cameron)的摄影作品为诗人阿佛烈·泰尼生(Alfred Tennyson)的诗集《国王的田园诗集》配图,之后,他单独将这些照片编辑印制出版,这应该是历史上第一本印刷而成的摄影书。于是,摄影书逐渐成为了每一位摄影师展示作品的最佳选择─一来可大量流通,二来不妨碍限量的手工放大像相片的珍贵─自制摄影书几乎是每一位摄影大师成名前最早的作品集。所以,只要你在拍照,只要你将照片编辑成册,那就是独立出版的摄影书,而你就是一位独立出版人。这句话尤其适合这个人人都有照相机和打印机的时代。

自出版风潮:

从荒木经惟到Ryan McGinly

如果可以将世界自制摄影书领域比作一个宗教的话,荒木经惟绝对是最适合的教主。1971年,他与青木阳子结婚,他将两人结婚旅行的照片,编辑成册,命名为《感伤之旅》,限定1000册。事实上,在结婚旅行之前,他就策划好了整个摄影书制作的计划。“摄影就是生活”一直是他的口头禅。这件事让我们明白:去拍照,去做一本摄影书就是像去爱一个女人一样的冲动行为。表达和展示是人的一种本能,想做就去做,甚至不需要去考虑太多印刷的质量。

荒木经惟近几年在出版上似乎变懒了,大多数画册都交给画廊或大出版社制作。另一位摄影书出版大户森山大道倒是与一些独立出版机构玩得不亦乐乎。比如与长泽章生的私人出版社Akio Nagasawa Publishing合作出版个人摄影杂志《记录》、与町口觉的独立出版社Match&Company合作成立个人出版品牌MMM、与独立出版社Superlabo出版罕见的彩色摄影作品集等。这些摄影书都带有明显的实验色彩,概念和立意都十分有趣,印刷数量也很小,这既是对日渐萎缩的日本摄影书市场的反应,也是日本摄影书从业者量变后达到的质变──摄影书已不再是简单地呈现一个系列或者是简单的合集而已。

然后,我们要说的是Alec Soth,那个生活在密西西比河畔的大男孩。2004年,他的《睡在密西西比河边》(Sleeping by the Mississippi)系列让他名声大噪,同年Steidl出版社为他出版了第一本同名摄影集。但这没法满足这个爱玩的大男孩的游戏欲。他随即与文学家莱斯特·B·莫里森(Lester B. Morrison)合作成立了独立出版社Little Brown Mushroom,这个出版社专门出版他自己及好朋友的摄影书和zine,已经有十余本出版物。他在谈到出版物和自己创作关系的时候表示,一本书对于他而言就像一个导演将一帧帧胶片组接成一部电影一样。而作为一名“作者摄影师”,将创作和出版都掌控在自己手上,这对他自己和读者都是好事。

除了这些名声在外的前辈,国外一些新锐的摄影师也积极参与到独立出版当中,比如川内伦子、Ryan McGinley等。从而也带出了一批各有特色、各有所长的独立出版社。他们在制作上丝毫不比大出版社差,甚至更注重画册的设计和品质,他们与传统的Steidl、Taschen等出版社相比更关注年轻摄影师的新作,而他们与著名摄影师的合作通常能碰出意料之外的火花。某种意义上,他们才是摄影出版的未来。

刚刚起步的

  国内摄影书市场

相比国外如火如荼的独立摄影出版盛景,国内只是有一些理想主义者在做初步的试水,整个市场并不成熟。影像阅读的习惯也还限于一部分年轻人,虽说人手一部相机的时代早已到来,但整个摄影书出版市场还处于萌芽的状态。而且,一本书从设计、印刷、宣传、发行、销售每个环节都需要摄影师或独立出版人自己去处理,处处都存在问题,目前国内已经有多家机构与年轻摄影师合作,出版、销售他们的摄影书,如果你有自己的拍摄项目或主题,不妨与他们合作,或DIY自己的摄影书,拿一本自己的摄影书在手里,这感觉只有自己清楚。

陈哲:《BEES》

Q:你获得了三影堂摄影奖,此摄影书是在你获

奖之后还是之前制作的?

A:这本书呈现的和在三影堂展出的是两个系列。

没有直接关系。

Q:为何要做这样一本摄影书?

A:一个系列的总结呈现。

Q:印刷了多少本?成本如何支付?

A:共500本,成本与合作方上海比极画廊各支付

一半。

Q:采用了何种工艺?设计、纸张和工艺的选择

自己有多大程度的参与?

A:封面是布面烫红,头尾页的红色做了压纹处

理,内页纸使用亚光珍珠白Munken Paper。

设计由我自己完成。

Q:这本书对你来说,作品的呈现、推广,还是其

他哪方面的意义更大?对自己某个作品的总结?

A:个人意义更大。

Q:通过何种渠道销售?目前销售得如何?

A:我这半的销售都交由“假杂志”完成,画廊那

半也在稳步卖出。

Q:现在看来,自己对这本书的成品,觉得哪儿还

能更好点?

A:印刷时的色彩空间有失控,这点非常遗憾。

照片的编排从现在看来也可以松弛点。希望再

版时能做得更好。

刘垣:《Digital Building》

Q:为何做这本摄影书?

A:首先,我在做这组作品的时候,头脑中就有一个清晰的概念—就是这组作品的最终形式将会固定在“一本书”这样的状态,而不是展览。我设计了多种不同的展览方案,根据不同的展览平台和空间,会做出不同的调整。“一本书”会比展览更固化,《Digital Building》给观众的印象和感受,也更容易传播。之前我自己也印了40本,用复印机做的手工书,送给朋友们。

Q:印刷了多少本?成本如何负担?

A:由“假杂志”出版的《Digital Building》最终印刷了500本,其中限量版50本,标准版450本。我非常感谢“假杂志”,所有印刷的费用都是无偿提供的。

Q:采用了何种工艺?设计制作、纸张和工艺的选择自己有多大程度的参与?

A:工艺上我们采用了四色印刷,纸张方面也考虑到书本的厚度及触感,在尝试了4—5种纸之后才选定现在的用纸,而且为最大限度地保证印刷的质量我们都有全程下厂盯印刷,每版印张都独立校样。虽然这是一本以黑白呈现的画册,但我们考察过单色印刷后还是决定用四色,可以在反差等细节方面尽量还原。设计是我和“假杂志”共同完成的,我负责画面的排序,“假杂志”负责装帧设计。

Q:这本书对你来说,作品的呈现、推广,或其他哪方面的意义更大?

A:“一本书”将是《Digital Building》这组作品的最终形式,所以这本画册出版的意义对我来说应该是终于把作品“完成”了吧。当然我也非常希望它可以作为“一本书”继续完成它书的功能,能够传播,被更多人看到。甚至我还会幻想,很久很久以后我们都不存在了,还能有人在某个角落捡起这本不起眼的小书,随手翻看一下。

Q:通过何种渠道销售?销售情况如何?

A:销售部分目前都由“假杂志”负责,可以在“假杂志”的网站和淘宝网上购买。可能也有一些线下的书店在销售。

孙彦初:《Obsessed》

Q:如何想到做这样一本摄影书?

A:“假杂志”出版这本书之前,我自己设计并制作了一本数字快印的作品书,集结了我的《Obsessed》的2010年以前的部分作品。言由在网络上看到后决定做这本书的。

Q:印刷了多少本?总成本大概是多少?

A:限量500本。成本我还不太清楚,因为都是 “假杂志”在做件事。

Q:采用何种工艺?设计制作、纸张和工艺的选择自己有多大程度的参与?

A:这本书除了装订上用了比较特别一点的蝴蝶订以外,其他的也没什么特别的工艺。我们的初衷就是要做一本摄影书而非画册。设计方面是“假杂志”来完成的,我只是调整了照片和照片之间的关系,纸张是我特别中意的选择。选用了一种纹理比较接近银盐相纸感觉的特种纸。总之,整个过程是一个相互沟通,相互尊重和理解的过程。

Q:这本书对你来说,作品的呈现、推广,还是其他哪方面的意义更大?对自己某个作品的总结?

A:我平时都有为自己某个时段的作品做成快印书或者手工书的爱好和习惯,我想我喜欢这样的作品呈现方式,不一定都是总结。但“假杂志”给我出的这本书的确是我的《Obsessed》2004—2011年系列的一个总结,因为正好是这个系列结束的时候做的这本书。

Q:你通过何种渠道销售?目前销售得如何?

A:销售和推广主要是由“假杂志”在做。网络销售就是“假杂志”的官方淘宝店,还有国内外实体书店,比如:北京和大连的香蕉鱼书店,北京库布里克书店,北京时尚廊,北京三影堂,北京Jam Bar等。截至目前,估计也就还剩下20本左右吧。

Q:现在看来,自己对这本书的成品,觉得哪儿还能更好点?

A:关于这本书,我很满意,非常符合我们的期待。要是非说那还能更好点,我觉得印刷上要再下点劲。但我不知道那还是不是我想要的。

来自独立出版机构的声音

“假杂志”怎样与摄影师合作?互相要完成的工作都有哪些?成本和收益如何承担和分配?

A:关于“假杂志出版计划”,摄影师需要提供整个系列的作品,由我挑选、编排、设计,给摄影师看,反复沟通。到目前为止,摄影师还没办法在出版计划中得到任何经济上的收益,因为能收回成本就不错了,要感谢他们的理解。

你怎样确定合作者?

A:作品够吸引我们,然后就是投缘。

如果有摄影师想与你合作推出摄影书,你对他/她有什么要说的?

A:你已经有一定知名度,或者你的作品足够打动我。

独立摄影书展的筹办过程中,共展出了多少本?印刷和手工作制大概是怎样的比例?你觉得手工制作和印刷的有什么不同价值?

A:前期征集阶段一共是58本,但现场又新增了很多,具体没有统计。基本都是印刷的,只有少数是手工。在我看来,两者没有任何差别,不要被工艺迷惑,即便是印刷的,也代表着DIY精神。

书店销售独立摄影书,如何与作者分成?

A:香蕉鱼的合作伙伴多来自欧美和日本地区的独立出版社,与他们合作,多是以一次买断销售的方式,双方都可接受的折扣条件来商讨,比如6—8折,对方承担国际邮费或者自费。如是国内的摄影师或是创作人的作品集,折扣多是五5折或是6折,按季度销售来支付书款。如是香蕉鱼出版社出版的摄影书,会按通用的版税(10%)来支付给摄影师,并赠送样书。版税按年结算。

在书店销售的摄影书,大概印数有多少?

A:多是100—500册。独立出版的摄影书,因个人出资成立,多有经费上的限制。另外一方面也是“限量”也是独立摄影书的一个卖点,所以都不会印制太多。少量珍贵的摄影书,销售得也快,这样也可以给出版社下一本书提供及时充足的制作费用,让独立出版成为可持续的一件事情。

能更好点?

A:印刷时的色彩空间有失控,这点非常遗憾。

照片的编排从现在看来也可以松弛点。希望再

版时能做得更好。

刘垣:《Digital Building》

Q:为何做这本摄影书?

A:首先,我在做这组作品的时候,头脑中就有一个清晰的概念—就是这组作品的最终形式将会固定在“一本书”这样的状态,而不是展览。我设计了多种不同的展览方案,根据不同的展览平台和空间,会做出不同的调整。“一本书”会比展览更固化,《Digital Building》给观众的印象和感受,也更容易传播。之前我自己也印了40本,用复印机做的手工书,送给朋友们。

Q:印刷了多少本?成本如何负担?

A:由“假杂志”出版的《Digital Building》最终印刷了500本,其中限量版50本,标准版450本。我非常感谢“假杂志”,所有印刷的费用都是无偿提供的。

Q:采用了何种工艺?设计制作、纸张和工艺的选择自己有多大程度的参与?

A:工艺上我们采用了四色印刷,纸张方面也考虑到书本的厚度及触感,在尝试了4—5种纸之后才选定现在的用纸,而且为最大限度地保证印刷的质量我们都有全程下厂盯印刷,每版印张都独立校样。虽然这是一本以黑白呈现的画册,但我们考察过单色印刷后还是决定用四色,可以在反差等细节方面尽量还原。设计是我和“假杂志”共同完成的,我负责画面的排序,“假杂志”负责装帧设计。

Q:这本书对你来说,作品的呈现、推广,或其他哪方面的意义更大?

A:“一本书”将是《Digital Building》这组作品的最终形式,所以这本画册出版的意义对我来说应该是终于把作品“完成”了吧。当然我也非常希望它可以作为“一本书”继续完成它书的功能,能够传播,被更多人看到。甚至我还会幻想,很久很久以后我们都不存在了,还能有人在某个角落捡起这本不起眼的小书,随手翻看一下。

Q:通过何种渠道销售?销售情况如何?

A:销售部分目前都由“假杂志”负责,可以在“假杂志”的网站和淘宝网上购买。可能也有一些线下的书店在销售。

孙彦初:《Obsessed》

Q:如何想到做这样一本摄影书?

A:“假杂志”出版这本书之前,我自己设计并制作了一本数字快印的作品书,集结了我的《Obsessed》的2010年以前的部分作品。言由在网络上看到后决定做这本书的。

Q:印刷了多少本?总成本大概是多少?

A:限量500本。成本我还不太清楚,因为都是 “假杂志”在做件事。

Q:采用何种工艺?设计制作、纸张和工艺的选择自己有多大程度的参与?

A:这本书除了装订上用了比较特别一点的蝴蝶订以外,其他的也没什么特别的工艺。我们的初衷就是要做一本摄影书而非画册。设计方面是“假杂志”来完成的,我只是调整了照片和照片之间的关系,纸张是我特别中意的选择。选用了一种纹理比较接近银盐相纸感觉的特种纸。总之,整个过程是一个相互沟通,相互尊重和理解的过程。

Q:这本书对你来说,作品的呈现、推广,还是其他哪方面的意义更大?对自己某个作品的总结?

A:我平时都有为自己某个时段的作品做成快印书或者手工书的爱好和习惯,我想我喜欢这样的作品呈现方式,不一定都是总结。但“假杂志”给我出的这本书的确是我的《Obsessed》2004—2011年系列的一个总结,因为正好是这个系列结束的时候做的这本书。

Q:你通过何种渠道销售?目前销售得如何?

A:销售和推广主要是由“假杂志”在做。网络销售就是“假杂志”的官方淘宝店,还有国内外实体书店,比如:北京和大连的香蕉鱼书店,北京库布里克书店,北京时尚廊,北京三影堂,北京Jam Bar等。截至目前,估计也就还剩下20本左右吧。

Q:现在看来,自己对这本书的成品,觉得哪儿还能更好点?

A:关于这本书,我很满意,非常符合我们的期待。要是非说那还能更好点,我觉得印刷上要再下点劲。但我不知道那还是不是我想要的。

来自独立出版机构的声音

“假杂志”怎样与摄影师合作?互相要完成的工作都有哪些?成本和收益如何承担和分配?

A:关于“假杂志出版计划”,摄影师需要提供整个系列的作品,由我挑选、编排、设计,给摄影师看,反复沟通。到目前为止,摄影师还没办法在出版计划中得到任何经济上的收益,因为能收回成本就不错了,要感谢他们的理解。

你怎样确定合作者?

A:作品够吸引我们,然后就是投缘。

如果有摄影师想与你合作推出摄影书,你对他/她有什么要说的?

A:你已经有一定知名度,或者你的作品足够打动我。

独立摄影书展的筹办过程中,共展出了多少本?印刷和手工作制大概是怎样的比例?你觉得手工制作和印刷的有什么不同价值?

A:前期征集阶段一共是58本,但现场又新增了很多,具体没有统计。基本都是印刷的,只有少数是手工。在我看来,两者没有任何差别,不要被工艺迷惑,即便是印刷的,也代表着DIY精神。

书店销售独立摄影书,如何与作者分成?

A:香蕉鱼的合作伙伴多来自欧美和日本地区的独立出版社,与他们合作,多是以一次买断销售的方式,双方都可接受的折扣条件来商讨,比如6—8折,对方承担国际邮费或者自费。如是国内的摄影师或是创作人的作品集,折扣多是五5折或是6折,按季度销售来支付书款。如是香蕉鱼出版社出版的摄影书,会按通用的版税(10%)来支付给摄影师,并赠送样书。版税按年结算。

在书店销售的摄影书,大概印数有多少?

A:多是100—500册。独立出版的摄影书,因个人出资成立,多有经费上的限制。另外一方面也是“限量”也是独立摄影书的一个卖点,所以都不会印制太多。少量珍贵的摄影书,销售得也快,这样也可以给出版社下一本书提供及时充足的制作费用,让独立出版成为可持续的一件事情。

原创文章,作者:单反相机入门教程,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anfanjiaocheng.com/zuozijidesheyingshu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