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美的角落-我的摄影体会

李少白最广为人知的作品是《看不见的故宫》,以至于至今我们在各类摄影比赛中,都能看到影友将自己的作品命名为“看不见的……”。李少白并不认为自己是风光摄影师,无论他拍什么,都有自己的特点,也许照片并不唯美,但都有意料之外的东西在照片中闪现。“别人拍故宫,是让人认识故宫,我拍故宫,是让人认识我。”70多岁的李少白给人一种没有年龄的感觉,简单真实,令人钦羡。

和他一起拍摄过的人都知道,他特别能“走”,总能在有限的时间里走到别人没走到的地方,李少白的“走”是有意味的,他喜欢摄影的偶然,喜欢灵光乍现的魅力,在拍摄古建的时候,他无意真实记录或还原古建原貌,而是用古建来体现自己发现美的方式,他拍的不是建筑的角落,也不是风景的角落,是审美意义上的角落。最近,他正在准备一本街拍作品集。

 

始于“文革”的“美女摄影师”

小时候,我家里有台苏联佐尔基相机,当年家里希望我和兄弟有一技之长,但是我对相机完全不感兴趣。1966年看不见的故宫“文革”开始大串联,我用这个相机到处留影。1968年,我开始用这台相机上街抓拍,不拍别的,就拍女孩儿,纯粹的抓拍,我相信我是北京最早在街头抓拍的人之一。1979年,我获得补发工资4300元,我用430元买了一台“理光KR-5”相机,重新开始摄影。

这时我要解决自己的职业和婚姻问题,手里有相机,可以给交往的女孩儿拍照,在这个过程中,几乎所有的女孩儿都对我拍的照片赞不绝口,我就想为何不去当个专拍美女的摄影师呢,这样一来解决生计,二来也是我的爱好。后来我进入杂志社当摄影记者,用业余时间拍美女,一直拍到1992年,拍了很多杂志封面和挂历。

“美人引我入深宫”

1985年,电视剧《红楼梦》正在拍摄,我去剧组采访,也给女演员们拍照,很多照片就是在故宫拍摄的。有一张照片是故宫的鎏金大铜缸上,按着个手指头,涂着红指甲,那是陈晓旭的手。1992年,有人说我是“离开女人大腿,连快门都不会按的家伙”,不就是因为我拍的题材仿佛是轻薄没有思想内涵的吗?那好,我拍故宫,故宫是中国著名的世界文化遗产,极具历史沉淀和文化内涵,实话实说,最初拍摄故宫就是出于赌气。

我1955年来北京,一直到1985年我都没进过故宫,因为在这之前我喜欢西方建筑,四平八稳坐北朝南大屋顶的中国古建我不喜欢。但我凝神注视故宫,看见了很多人没有看见的东西。

我发现从摄影角度来说,中国古典建筑可拍的东西很多,房子套房子,院墙和甬道非常多,特别富于光影变化,和季节、天气都有很大关系,屋顶、廊柱、院子、墙,这些元素在摄影师的镜头下会呈现出非常丰富的变化。我觉得中国古典建筑住起来可能不舒服,但拍起来很棒。

我拍故宫,就不是让人去通过照片认识故宫,而是通过照片认识我,我拍的只是我眼中的样子,是我对生活的感悟,是我的审美态度。

“走”出来的好照片

我认为好照片不是“拍”出来的,是“走”出来的。你走起来,视点就发生变化,构图就会发生变化。好的作品不是冥思苦想出来的,“想”是必然性,凭借自己过去的经验和知识,“走”是灵感,灵感是偶然的,带有神秘性的,你不能制造和指挥灵感,但你可以制造机会让灵感出现。走起来,变化的景物和情景就会与你自己的经验碰撞,就有灵感出现。

摄影是一种发现

我认为摄影与绘画最大的不同点之一就是它的不可预见性,好的摄影作品不来自于作者的苦心经营、冥思苦想,而是来自于一种发现

摄影的工具具有极强的复制能力,优秀的摄影师必须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这事说玄也玄,说简单也简单,看见就是看见了。别人可能看到的物件和我一样,但诗意在哪里、审美在哪里呢?而且我控制相机拍到的,和你能看到的又不太一样,需要你有想象力,这是发现之后的表现。要用摄影语言,不是美术的语言。必须通过按下快门这“咔嚓”一下就解决这两个问题,这一下包括了观念和技巧的问题。也许你等待好时机好天气拍到一张看起来非常完美的照片,但那不是我想要的。我觉得完美不重要,重要的是出人意料,照片不一定漂亮,但要有魅力有味道。

“破规矩”的摄影

我对任何事物都有一套自己的思维方式,很多就是我在错误中悟出的道理。关于摄影,我们都有一套来自别人或自己的成功经验,由于机缘巧合,背离了这个经验,反而有好照片出来,这给我的启示就是:创新有时候是和错误有关系的,那么在摄影中有时候就可以有意地破一些规矩。这样拍照片,出来的大多数可能是失败的,但有可能出现意想不到的精彩构图,这就是一种创新,这是坐在书斋里想象不出来的。

原创文章,作者:单反相机入门教程,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anfanjiaocheng.com/sheyingshenmeitihui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