汲取传统营养 寻求高等摄影教育创新

中国的高等摄影教育起步较晚,从人大一分校创办摄影专业开始到至今,不过才近二十多年的时间,但发展很快。在起步之初就试图努力与世界接轨,并如雨后春笋般快速发展起来,源源不断地向社会输送了各类摄影专业的优秀人才及大量的从业人员。

远离生活之“观念”

从各校毕业作品创作的样式中,我们看到创作多以“观念”摄影为表达的主要手段,追本溯源是学生在初高中到大学的成长过程中社会教育机构只重视应试教育,缺少对现实社会的认知与实践。他们从小到大以独生子女的身份生长在水泥楼中,蜗居在网络里,并在虚拟无限的空间里感知着世界,利用他们在学校学到的技术与文化能力把虚拟与想象的感情经验直接创造出来。他们不太有机会参与创作新闻与纪实作品,只能通过少量社会实践课去体验生活、感知社会,更多的是以“观念”为表达载体,表现自己所思所想。不可否认的是也许会由此衍生出新的摄影样式与流派,但他们确实有过多的模仿痕迹,缺少原创性。然而在这样一群新生代中有一部分人正在努力觉悟,并寻找一切机会勤奋创作,力图发出属于自己的独特声音,我相信“自古英雄岀少年”,未来将是他们的!

缺失的人文素养

摄影技术被数字化革命解构之后,对高校而言,摄影的文化表达与信息传播的认识已迫在眉睫地提到了摄影教育的日程上来了。“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当技术的变革浪潮冲击到实践的前沿,如何具有一种现代文明所公认的价值观、伦理观、审美观、历史观等就显得尤为重要了,否则技术的变革将是一把双刃剑,其对创作理念的伤害将大于它为其创作观念服务的价值。而这一点恰恰是高校所针对的教育群体将要面对的最大问题,如何使学生在成长的关键期,具备必需的人文素养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在当今的视觉信息时代不但信息是生活的沟通工具,也已成为艺术创作的媒体。科技的发达也为艺术创造了新的表现形式,传统艺术将要以现代的科技使其原有的表现形式再放异彩,学生也可以利用科技媒体的特质,借由影、音、声、光、动态等多重感官效果表现艺术,新的科技引发了新的美感体验。学院的艺术教育课程,也必须顺应时代的发展,充分将传统的艺术史、艺术理论、文化、社会学、人类学、心理学、美学、艺术实践等相关课程体系与媒介和媒体等当代全新的艺术理念相融合,重视新的科技特征,使学生能够充分掌握当今传媒的技术特点和发展趋向,将传统艺术理论和文化基础教育充分延伸到新的艺术实践和传媒应用之中,协调各种现代学科之间的融合与贯通。

注重史学教育

有继承方可谈创新,摄影史教育一直以来都是中国摄影教育的薄弱环节。纵观摄影史的发展脉络,学生可以真实地触摸到摄影发展的螺旋上升趋势,这种摄影史的学习过程,不仅是史料的一次梳理,在历史天空下教会学生如何以宽广的胸怀放眼创作,使自己成为具有社会责任感的现代人。首先教会学生理清摄影史与艺术史、文化史的关系,其次就是摄影史与专业教学的关系。这二者缺一不可。

除此外,还要开设摄影批评课程及理论研究,建立起摄影批评的学习方式,教会学生能够具有明确客观地评价自己及他人创作的基本准则能力。教会学生做宽容对待各种不同摄影观与风格的智者,获得一种严谨对待前人知识遗产的自觉能力,相信一定会大有益处。

三方视点

“学以致用”是最为朴素的教育要义,摄影毕业生的就业出路在哪里,社会对我们的摄影教育有着怎样的评价,是我们关心的话题。为此,本刊采访了摄影家李少白、中央美院设计学院摄影系教授姚璐、视觉中国集团总编辑柴继军,从不同的角度来了解了学校和社会对于高校摄影教育的期待。

李少白

著名摄影家

这些作品的存在是合理的,但是并不一定是我所提倡的。从作品的艺术性来说,我认为它们只能说暂时停留在一个比较初级的阶段。或者说,我认为艺术或许和难度有关,PS让许多艺术视觉的合成变得更为简单,但是我更欣赏来源于现实、从生活中提炼出来的作品。许多景物常人熟视无睹,杰出的摄影家却能通过镜头把这些景物提炼出来,并让这种提炼符合人类几千年文明所衍生出来那些审美规律,才是可贵的有生命力的艺术。

如果说,这组作品代表了当前摄影专业毕业生的学习水准,我多少会感觉有些失望。如果摄影课程按照这个方向指导他们,这些学生将来在社会上可能很难生存。学习摄影,要更着重那些传统技法的训练,创造必须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之上的。这些作品的风格或许可以说成是比较时髦,时髦的东西总是容易吸引眼球,但是往往也很难经得起时间的考验。我们鼓励高校摄影教育更注重基本功的修炼,也并不是说不需要变化了,艺术上的变化更多地是在于不断发现。

姚璐

中央美术学院

设计学院摄影工作室

摄影专业副教授

摄影教育有它的特殊性,摄影专业的建制在高校里有着各种各样的归类,有的是在艺术学院里,有的是在理工科的体系里,有的则在新闻专业里,当然还有的在这几个之间,这就决定了摄影教育的走向和办学宗旨。因此很难界定摄影教育应该如何如何,它的实用性决定了它今后的方向,培养的人才也会跟着这个思路走。

观照这些学生的作品,总体来说:新鲜感不足,技术上可能都无可厚非,但是总觉得去年或者在这之前全见过。现在的学生在做作品时,跟风现象太严重。不仅仅是摄影作品这样,其他艺术专业的学生都有这个现象,很值得我们思考。所以,有时候我看到一个有着独立思考和艺术语言的学生作品,哪怕他的作品稚嫩一点或者还存在很多问题,我都会给予很大的鼓励和表扬。希望他能保留自己的观点,这里的关键是“自己的”,这一点太重要了。

或许我们都注意到了,观念的作品占据了很大篇幅,还是由于学生爱跟风,把“观念”当成时尚的东西,所以,有些作品里总有那么一种不疼不痒的,似乎这样就“观念”这不是什么好现象。作为教师我们应该引导他们坚持以研究的心态做作品,而不是追求表面的效果,其实摄影的语言方面非常之全之广,应该让学生充分尝试和研究。

柴继军

CFP视觉中国集团

执行董事、总编辑

总体感受是这些作品想象力丰富,但缺乏深度;技术能力较强,但远离现实。

观照这些学生作品,我们不约而同地感受到“观念”作品居多,我想这也很正常,由于年龄阅历的原因,学生作品更加注重表现自我以及内心世界。随着年龄阅历的增长,希望学生们能拓宽视野,关注更多的领域。

我毕业于综合性大学,主修新闻传播,在大学学习过一个学期的摄影基础教育,并没有系统的摄影技术训练;但是综合性大学较为宽广的学科选择优势给予我其他的养分,对于我后来从事新闻摄影帮助很大。由于摄影是一门实践性很强的工作,专业院校毕业的摄影系学生一般而言,基本功扎实,上手快;需要弥补的是广泛的知识面和多元的知识体系,以保证摄影师能始终走在客户、社会以及时代的前面。

未来,摄影师随着市场化的大潮越加职业化,摄影教育中应该更加注重职业规范训练,增加图片市场以及相关市场营销的课程;在加大摄影专业技能课程同时,要增加拓宽学生视野的人文、商业、传播等课程。最终培养懂得影像传播以及市场营销的职业摄影师。

原创文章,作者:单反相机入门教程,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anfanjiaocheng.com/sheyingjiaoyuchuangxin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