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边,等待夏天 大海风光摄影

海岸是陆地与海洋的边界,人来到这个地方,总不免朝两个方向看,前方是看来无际未知的水,后面是熟悉安全的陆地。站在这里,享受着对未知的向往,又不失脚踏实地的安全,适合做梦,于是人们来这里散步、感怀、发呆、失恋、看看别人,想想自己,伴随着这些,人们也拍照。

拍照的人在海边

海滩从来就是拍照的绝佳场所,无论是拍风景,还是拍这里的人。马丁帕尔在英国海滩城市New Brighton拍摄游客百态,出版了摄影集《The Last Resort》,鲜明的帕尔风格:闪光灯所带来的纪念照腔调,貌似随意但精确的抓拍,以一种冷漠的嘲讽口气定格了那个时代。张晓拍摄的《海岸线》以沿着海岸行走的方式开展实践,同样以海岸作为展示中国当代舞台,捕捉到的不只是荒诞。“摆拍爱好者”们也不放过这里,时尚摄影大师彼得·林德伯格1987年为川久保玲的品牌Comme des Garcons拍摄的作品,场景就设置在法国小城Le Touquet的海岸,凛冽海风让模特瑟瑟发抖,他却用相机框取捕捉到她们此时对服装的另一种呈现。
大海沙滩风光

我们的意大利老头儿吉安卡罗,有着更“庞大”的一个拍摄计划,以类似奥古斯特·桑德的手法拍摄《意大利人》,不过是用彩色胶片拍摄的,这里我们看到的是他更个人化的作品。正如他在采访中的种种梦呓般的描述,以及反复提及要将他妻子的名字署名在其工作照下方,他的性格很意大利,热情,富于幻想,具有表现力。照片也是如此,像是他等待夏天的一个梦。

Q:摄影是你的职业,还是仅仅是爱好?

A:我是音乐家,摄影是我的个人爱好,是我个人世界很重要的一部分。在我看来,摄影是表达生活的一种方法,通过摄影,我不仅更多地了解我生存的环境、周围的人,还更多的了解了自己。我觉得我们每个人的生命经验,如果用摄影的方式来记录或表达,透过那些基本的元素:色彩和图形,并且分享给他人,是可以超越国家、民族、文化的,其中自会有一种共通的人性力量。

Q:你拍摄的这片海滩,看起来就仿佛是你下班或是晚饭后闲逛的地方,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拍摄这片海滩的?拍摄了多久?

A:其实,在我幻想中,从50年前,我就开始在这片海滩拍摄照片了,因为,这是儿时父母亲带我来度假的海滩。我第一次见到大海,听见涛声,就是在这里,我也是在这里开始体会凝视、体会到孤寂。多年以后,我开始拍照,尝试着将我最初在这里的感受用照片来表达,我拍入照片中的物体,多是能令我想起童年的海滩经验的。这片海滩距离我居住的城市特雷维索只有一小时的车程,所以很容易在一天将结束的时候去到那里,这时白天正离去,夜晚正到来,也是梦境和记忆容易被唤醒的时候。

Q:这个系列你命名为“等待夏天”,这些照片都是在哪个季节拍摄的?

A:如此命名,是因为照片基本都是在寒冷的季节里拍摄的,而且在我的想象中,夏天似乎是所有生命最饱满的季节,也是我们的感知力最强,感受最丰富的季节。梦想、幻想,都总是在夏天更旺盛,而在冬季和春季,我们总是在期待中度过,我相信这种等待生命状态的过程,是所有人共通的。

Q:你的照片拍到了各种不同的状态,对光线和色彩有很细腻的表现,白天和夜晚、寒冷和温暖……如何用摄影的手段去控制、去表现?

A:所有这些照片都是在傍晚日落前这短暂的时间中拍摄的,低照度需要较长的快门开启时间,我甚至觉得慢速快门不仅完成了曝光,也让物体在胶片上更从容地表达了它们自己的灵魂,当然这毫无科学依据,是我的想象。但是当你支好三脚架,按下快门线,开始从一数到十,你会觉得自己是在唱一首歌,一首与永恒的时光讨价还价的歌曲。每一秒对摄影来说都很重要,经过这十秒钟,海浪、船舶等运动的物体都像时光隐秘的信使,要么消失不见,要么踪迹模糊不清,这就像是我与时光讨价还价的结果了,看曝光时间长短,也看运气。

Q:你使用什么相机和胶卷完成这个项目?

A:我使用一台哈苏相机,镜头有50mm 1︰4 C T* Distagon、80mm 1︰2.8 C和250mm 1︰5.6 sonnar三只,富士胶卷。相机易用,提供优异的影像品质,在取景的毛玻璃上能看到最终影像的质感,再确定是否按下快门。这台相机另外的好处在于,你只能拍得很慢,它不会快速适应任何拍摄条件,而是让你去在静态中描述你所看到的现实,让你投入一个观察者、发现者的角色,让你去发现就在你面前,你却未曾看到的东西,所以对于肖像、风景、静物以及所有让你感到时光流逝的场景,它都很合适。

Q:目前在中国,冲洗胶片的地方越来越少了,价格也越来越高。在意大利你生活的城市,仍然很容易购买和冲洗胶卷吗?

A:目前在意大利,至少在我居住的东北部,买120或135胶卷还是很容易,也可以从店里订货,价格也还很稳定。我仍使用胶卷,是基于美学和情绪传达上的原因。我冲洗胶卷的地方,店员用店里的诺日士给我扫描,有时候我自己用易麦康进行扫描,在Photoshop中进行的扫描只调节了色温,没有进行其他复杂的调节。我相信我与相机、胶片和被摄之物之间有默契,形成的色彩不需我的太多调节。

我第一次见到大海,听见涛声,就是在这里,我也是在这里开始体会凝视、体会到孤寂

海滩距离我居住的城市特雷维索只有一小时的车程很容易在一天将结束的时候去到那里

这时白天正离去,夜晚正到来

也是梦境和记忆容易被唤醒的时候

低照度需要较长的快门开启时间,慢速快门不仅完成了曝光,也让物体在胶片上更从容地表达了

它们自己的灵魂

这台相机的好处在于,你只能拍得很慢,它不会快速适应任何拍摄条件,而是让你去在静态中描述,让你投入一个观察者的角色,让你去发现就在你面前,你却未曾看到的东西

关于摄影师

意大利老头儿吉安卡罗·雷多 (Giancarlo Rado)是一名音乐家,居住在意大利北部的特雷维索,这是个历史小城,人口不到10万,不过世界知名服装品牌贝纳通的总部就在这里。正如贝纳通用色彩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老头儿吉安卡罗的摄影也有着丰富的色彩:浓厚的、暗淡的、闪耀的、丰富的……都适合用来形容他的这组照片。

原创文章,作者:单反相机入门教程,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anfanjiaocheng.com/paishedahai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