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摄影与风景摄影

6416e1507fd35a02256df309ea13ba78
  风光与风景

从我国目前摄影界的实际出发,我理解风光摄影是一个中国特色的概念,以自然和人文景观为主体对象、追求诗情画意。从追求国画水墨效果到追求油画效果,从追求空灵意境到追求纯粹形式,走过了一条自己的道路,并且还将延伸下去。从传统文化中泡大,骨子里有与生俱来的文人情怀,情不自禁寄情山水、“神与物游”。

“风景”、“景观”是更大的范畴,其内容有地理、地质、地貌等大自然方面的,也有城市、乡村等人文景致的,还有呈现当下错位般的社会现实存在的;其目的有用于学术图像文献的,如自然摄影、地理摄影、建筑摄影、遗产摄影等,也有直接用于艺术创作的。不同人在使用这两个概念时,偏重不同:“风景”,偏重于传统样式的景象,“景观”偏重于现代意味的形式。

715bc60cea3c2da3b1af34f5413b80c5

愿景与现实

从人数看,中国摄影人大多数追求诗情画意,很少有地质学、建筑学、遗产学的探究目的。大多数摄影人只想找个地方拍出心中愿景,至于眼前的现实究竟属于什么性质和特点,并不关心。

在西方摄影史上,风景摄影与殖民主义扩张过程中的探险和全球普查相共生,首先是地理探索活动,有很强的占有目的和学术目的,并不单纯是艺术创作。只不过日久天长,积累多了,在浩如烟海的影像库中,选出了一小部分艺术性强的作品,出版画册,做展览。而这些画册和展览一到中国,就被纳入到艺术范畴中,成为喜欢拍摄诗情画意照片的人学习和模仿的对象。大家不了解地理摄影的形成和发展过程,只拿这些美景照片作典范,于是乎,仿佛全世界的人都一样,摄影就是专拍愿景,不顾对现实的探究似的。

276db032d6391a2b5df7c94dd768bebb

民族性与现代性

传统风景摄影是极具民族性的、感性的,带着景由心生的特点;而当代中国的所谓景观摄影从西方的“景观”概念出发,在这个概念的引领下,寻找现实对应物。这在很多时候又不由自主地陷入了摆弄形式感的怪圈里,使我们对眼前的客观现实熟视无睹。在中国由传统农业社会向工业化社会转型的过程中,在中国文化与世界文化碰撞、融合的过程中,民族性越强的艺术遭受的冲击越大,同时带给世界的原创元素越多。这就是郎静山的“集锦摄影”在世界上获奖的主要原因。而另外一个维度上,西方移植过来的“景观”概念也会带给我们具有强烈现实意义的反思和启发。中国社会已经不可避免地具备了“现代性”的某些特点。无视这一点,沉浸在士大夫般对愿景的追寻和拍摄里,自命这就是现代化,就是走向了世界的民族化,恐怕属于精神自慰;同时,以为凭借概念就能使中国大众认同你的作品,没有血肉,没有体温,也等于痴人说梦。

66cbd97a5c40af4f1bf32925c602cff6 95a3e5be2a3ccd80f59136599790419a b5edf39c5b207274ff358f39ae63f44a

人与自然

不管风光摄影、风景摄影,不管采用什么影像手段,核心是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传统文化中“天人合一”、“物我无间”所达到的或混茫或澄明的境界,是主客观交融的精神境界,不是现实世界;是“澄怀观道”的心灵感应,我们可以在无为的状态里体验,却无法当做现实。在人类文明进化到今天,在主客观严重对立,按照“人择原理”地球被改造得面目全非的情况下,人与自然的关系究竟是怎样的呢?我们需要一种怎样的与大自然的关系呢?是维持对客观现实视而不见的心理感应,还是睁大了眼看,用超越极限的影像手段加以呈现?人在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改造自身,我们的自身,又出现了何等变迁呢?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