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大师:艾伦·希斯金德 不思八九、常想一二

你常想八九,可能得到的只能是一二,假如你只盯着一二,你得到的可能不仅仅是八九。

23年前早春的一天,乍暖还寒。导师威廉·拉盛走进了课堂,他满脸沉重地告诉大家:“昨天我去参加Aaron·Siskind的葬礼了。”他随口问我:“知道他是谁吗?”我说:“刚知道的,听说您曾经跟他学过摄影。”他接着又问:“喜欢他的作品吗?”我很直率地说:“不是太喜欢。感觉太简单了。”导师回了一句:“你需要时间去理解他”。

毕业以后的多年,我一直没有想明白,为什么他会成为大师。在美国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的生活很有一番狼狈。一天,跟一位久违了的朋友聊天,他送我一句箴言:“不思八九,常想一二。”在豁然开朗的那一刻,我几乎立马想到了大师希斯金德。他的作品不就是常想一二吗?他年轻时当过记者,所拍的作品也许都跟艺术无关。在摄影艺术史上,他能留下来的作品只有两个题材:一是墙上的涂鸦,二是人的空中翻滚系列。

多少年以后,当我有机会收藏他的原作时,在一种不可多得的静态下,我似乎有了跟他单独对话的机会。慢慢地我懂了,它的涂鸦系列所呈现出来的东西,恰恰是人生不同心态、意念的反映。墙面微不足道的细节,城市角落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在他看来都能给人以视觉的警醒与启迪。他用推近再推近的手法,极力想展示人类疲惫却又顽强的另一面。空中翻滚系列简直就是用人体的形象来描述整个人生的过程:弹起向上——显示人生的乐观与勇气;侧身翻滚——阐示生命的波澜与起伏;俯首向下——揭示了生命与死亡的不可避免……

一个能在作品里用隐喻的手法来告诫人们敢于直面苦难时的坚守,意念折磨时的勇气,沧桑沉浮时的淡漠,超越苦难后的豁达的人,他已经超越了艺术的时空与范围。大师也许各不相同,但有一点是相通的,他们跳动的脉搏里都流动着哲学的血液,他们是真正明白人生是怎么回事的高人。

希斯金德的另一番佳话就是他曾经跟大师哈里·卡拉汉有过很长的共事经历。他们的友谊起于在芝家哥的教学,后来因为志同道合又一起开创了罗德岛设计艺术学院的摄影系,他们的合作与互补被美国的摄影艺术教育传为了佳话。

因为干上了收藏,这些年来,常常有机会在展览上见到一些大师,像艾里奥·特埃威特、杰里·尤斯曼、萨丽·曼等。

近距离地看他(她)们,觉得他们远不像一座高山那样不可逾越。有时更觉得他们像一座冰山,既不显山,又不显水。平静却又安稳,谁能知道在他(她)们之下竟是那么的厚重、宽广,那么的庞大、不可企及。

艺术的创作跟人生的结果更多的时候不一定成正比。你常想八九,可能得到的只能是一二,假如你只盯着一二,你得到的可能不仅仅是八九。这也许便是许多摄影大师一辈子接触了极少的题材却留下不可估量杰作的道理。

原创文章,作者:单反相机入门教程,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anfanjiaocheng.com/ailun%c2%b7xisijinde

(0)
上一篇 2013 年 6 月 21 日 下午 10:09
下一篇 2013 年 6 月 21 日 下午 10:25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